釩氪菌//i lete sekímírril

無志向無理想無能力的三無少年。
//
✥探索者。喜愛哲學//語言學✥
❋詩歌//平面設計//西文字體❋
❃音樂//ACG//Vocaloid❃
❆Conlanger: 架空語言設計師❆
還有,仰望星空。
//
☆頭像來自charat.me製作☆
//
✡Languages✡
✡ZH/EN/JP✡
//
總是創造著并不斷受傷而治愈。
Pick me up high,
Knock me down low.
//
✮架空語言創作中✮

© 釩氪菌//i lete sekímírril | Powered by LOFTER

風信子

//

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或者是路上顛簸。

來往島岸間的船隻或新或舊,或大或小。順著航標,劃過浪面,

現在是一艘大的. 實際上也不算是大船. 小船被稱呼為客運船,速度很快而小;大船為滾裝船(可以載車而慢行),而這艘是特例,可以裝車並且速度很快,結果就被命名為「客滾船」。

但這個簡稱是怎麼回事!一看就有種「叫客人滾下船」的意思,一點也不友好嘛!

可這艘船確實投入時間最短,最新也最豪華的一艘。

海岸的潮汐聲零零碎碎地,水母般飄蕩在空氣中。對岸的島嶼有些輪廓模糊,低處卻已經亮起橙色燈光。海面霧濛濛而蒼茫,那顏色,藍得軟踏踏懶洋洋,灰得又不圓熟。

這正是混沌的顏...

正好嗶哩嗶哩EVA劇場版入正,藉此機會重溫了舊劇場版。
這段人類補完終末,配上這曲子真的是一絕,我有生之年都無法確定是不是還會出現如此神妙的劇情和BGM搭配了。
群裡有個小夥伴說看這個哭死了,我可不覺得。
人類與人類互相認知並理解,這上千年的宏大過程得以加速完成,所有的歡樂溶解成一個,所有的絕望熔化成一團,看著熟悉的一切tumbling down tumbling down tumbling down崩解潰散無蹤,這應該是值得大笑的場景,像孩子,像超人一樣歡笑。
然而到最後旅程還遠未結束。在死亡的站點歇息,然後,繼續前行吧,我的朋友們。

//夜川詩選: Wnfp

Wnfp

//

午後雨晴 太陽

從天空中濕漉漉地重新

點燃時 我站在路旁

身上也是濕漉漉的 


我在想 是不是

一朵雲正住在我的身體裡

輕軟軟 隨意 懸浮

//

2017.08.13 日曜日


//Owl Eyes.


//

迷霧和遠紅外輻射交織的涼爽秋夜。沒有雨。行人稀少。

信號燈和鈉蒸氣燈滲出極大的光暈進入空氣,那些不透明的部分被織成了黃白相間的球狀斗篷,不,那些光影,那更像孤獨而醉醺醺的恆星,在離地10m的夜空搖動。

卡車從空蕩蕩的大街駛過,這些無處發洩的力量瘋狂地試圖為蟋蟀鳴叫組成的寂靜破冰,可是那些寂靜,那些細微的吵鬧又如洪水般在其身後淹沒。

讓我想到了在美國的時候,半夜也是同樣昏黃的燈光,除了我一個人面對自然和那些瘋狂轟鳴然後沉默的石油機械,那些龐大,冰冷,整潔,古舊的輪廓之外,別無他物的夜晚。

我會蹲在馬路邊哼自己喜愛的旋律,同時用皮膚親近空氣中的濕冷的戀人。是的,那種感覺是我所鐘愛的...

寒夜的火爐邊的感覺。
北歐式的柔軟靈活,還有非常鮮亮光澤的薩克斯風。
chorus很有精神,旋律多變。
希望大家喜歡。這張專輯的歌都很好聽。@

神奇對聯大赛

今天在群裡突發奇想 想要玩對對子....結果就...


01

火烧炉灶煤

金鍍銠鉑銀


好,偏旁一樣的!


02

酒壯慫人膽

煙熏臘肉腸


!不但好, 而且平仄對上了23333 可是"人"為什麼對"肉"哇23333


03

觀世間苦樂交加請問觀世音

飛麵條添個肉丸請找飛麵神
橫批:煮不在乎


喵哇, 喵哇! 兩個字在兩個詞中語用不同也可以對上, 難度相當之大.


04

三更闌珊 橫波四起 半夜流星破空去
一夜濃情 燕雀雙落 ...

至少....別混同自然審美和病人審美,thanks for all.

Dwight_:

浪漫化任何疾病,尤其心理疾病我觉得是不能原谅的,别和我提洛丽塔,作者本身是讽刺恋童者推托责任的行为,也别和我讲太宰治,别的不说人至少真去试着死了,我不觉得以心理疾病为酷炫头衔的青少年们有胆子看刀口凑近自己胳膊。

不浪漫,很痛苦,痛苦是事实,不是崇高,就是痛苦而已

論權威/論美


    有的國家需要威權, 它藉此獲得力量, 吞併民族, 統合價值, 成為一個整體, 成為----一部機器.

“看啊, 它是怎樣地把那些過多的多數人吸引過來! 它是怎樣將他們吞吃, 咀嚼, 反芻咀嚼! ”

而威權代表技術和思維的壟斷. 它不允許它之外任何想要顛覆已有的思想, 除非那是被它允許的, 被它控制的. 國家想要成為思維的神明和言語的上帝: 它也要像民族的祖先那樣, 用語言重新定義并規制...

//夜川詩選:Nfhp

Nfhp

//

夏日 最好不過

晚風 棧道 海風侵蝕關節的響聲

燈火星星點點 泛落潮汐

汗流在沙灘上 就不會結成鹽

雲台 雲城 陽光在雲的樂園穿行

沉沒時 天底下 一切微醺


要是告訴藤壺

它們的鄰居 螃蟹 有多靈敏

這些固守自宅的生物一定會

大吃一驚

而後吐出一點海水 不再理會世界


城市綿延的光流

沿著大橋蜿蜒曲折

巨輪黑色堅實的輪廓

嵌入柔軟的海平線


在螢火閃爍的港口

一切都不那麼明晰時...

我明明是巨人,卻不願費吹灰之力跨越涓流之溪。
我果然是太高傲了。
但是有時候也確實會忘了自己還是巨人的事實,誤以為真的連小溪都難以跨越。

Who am I?
在港口的時候被認錯成外國人的我
騎行穿過熾熱城市差點中暑的我
漫步海灘時驚異於許多小小的螃蟹的我
除了日料對別種類的食物基本沒興趣的我
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我

時間中那衹是我斷面的一小部分,
而我的大部分,還沉沒在未來的海面下。
如果問「我是誰」,那個問題或許到人生終結的時候都不一定有答案吧。

雲流山野 聚則成川

//夜川詩選:Ygsv

Ygsv

//

深空夜晚 螢火微浮

一潭靜水 倒映滿天繁星

濃墨一滴 投進暗影

如鹽入水 無蹤


說不清的深夜

說不清人性那些

躲藏在影子中的 晦澀

如角落中遺忘發霉的爛櫻桃

暗紅的唇 也不再有人過問


林上俯瞰 晚風正舒

一盞 層層疊疊的城市

冷白暖黃 織流不息

燈火明滅剎那 暗海浮游


閉目塞耳 飄飄然 欲暢行遠川空瀾

醒來 夢一場 惘然若失 樂土無痕

起身 ...

「/Material Collected.」

//夢日談// Chapter IX


//

Chapter 09

那時,Krena和Frodäk兩個人在一起,駕著車,似乎哪裡都能去,無所不達的感覺充斥著他們的頭顱,燃成一團顫動而白熱的火球,是的,在時間終末的這顆星球上,沒有什麼比得上他們那自傲的情感那樣橫突猛進,而他們也並不擔心時間的磨蝕。他們從海岸的orinos vesia出發,向西行駛,穿越了無數國度,從宏偉的內陸冰川到遍佈綠洲的乾熱草原,幾乎繞了這個星球半圈。如果他們願意,他們隨時可以離開這裡,向其他的星球遠行。

「我們要去哪裡?」

「Tísylende, 森林邊界,一直想帶妳去看的地方。」


陽光穿梭在森林中,被枝葉撕碎成細...

光影結構·混凝土海岸

タイムマシンに登って 未来を探しましょう。
夏が懐かしい 海辺とか すなはまとか 汐風とか
過去が知りたい。星数えてた時。月眩しい時。

//夜川詩選:Nfjl

Nfjl
//
舊時
我們偏愛熒光燈
藉此將破舊的時光
發黃的老墻
漂成寂靜全新的死白

今日
我們偏愛白熾般的LED
在潔白而失去年代的房間
投射古老的金黃
似乎那樣就能
追回那些舊時光
//
2017.05.25 木曜日

夏日 海岸。
港口,纜繩,花火墓。
青色的風將人們飄動的髮梢染成青色。
垃圾桶與宏大敘事。

「紅領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