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篝火小故事, 3297



//

夜晚的篝火小故事: 龍群之戰, by Breck Nandon

「...然後巨龍張開嘴,嘴中流出熔岩,眼睛迸射刺眼的光芒,可是它骯髒的翼無比溫柔地拍擊大氣,並沒有發出任何能被敏銳的耳朵聽到的聲音。」老人興奮地說,篝火上那些爆發的火星映在他眼中。他臉上的皺紋似乎都反射著火焰的光彩。

「沒有什麼人敢否認一頭巨龍的力量,這些巨大的生物可以進行不飲不食的冰冷休眠,然後突然使大地陷入火海。不僅如此,它的尾巴還可以釋放將熱液噴口都凍成堅冰的寒氣。它們來無影去無蹤,飛行的時候保持連夜鶯都不會驚擾的靜默,卻毫不吝嗇地展現自己的威勢。」

「那衹是傳說而已。我們已經聽膩了。」一旁的年輕人們低著頭不耐煩地用手指敲擊膝蓋,「我們沒有見過你說的這種生物,如果有,大地早就被熔化殆盡了。它自己也將失去棲身之地。」

「而我們的土地的肥沃與豐茂卻來自於龍。自上一次與龍的戰鬥之後,我們終於擊敗了它,所有的武士們都為一個人歡呼。那個人帶著一頂寬沿牛仔帽,身披一件玻璃纖維製成的大風衣,用便攜跟蹤式導彈擊中了第一頭龍的眼睛,失明的巨龍如同蒼蠅一般在黑夜奔突地亂飛,甚至撞到了第二頭。那個人隨後轉身從口袋中掏出一把舊時代的機械手槍,對準第三頭暗赤色的龍的腹部,扣動了扳機。啪!」老人做了一個熟練的拔槍射擊動作,口中擬聲。一開始少年少女們都靜默,然後從他們之中爆發了清脆的笑聲。

「扯淡!如果只是子彈,怎麼可能穿透一頭龍的皮膚,既然之前的榴彈都無法傷到它們分毫!」一個紅頭髮的小夥子站起來表達不滿。老人卻只是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黑色頭髮,把手架在自己挺拔的鼻樑上遮住了嘴。

「那不是子彈。那是一塊小型的熱核燃料,被裝進貧鈾彈殼之中。後來我們才知道有這麼回事。子彈十分鋒利,嵌入巨龍的皮膚,然後,在巨龍再一次試圖噴火燒毀剩餘的武士們的時候,那顆熱核彈頭卻因為巨龍腹部的極高熱度而融入巨龍的腹部了。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在巨龍體內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然而它確實引發了一次適當的核聚變,將那頭龍炸得四分五裂。其他的龍看到這一景象,卻並沒有逃離。他們還在掃蕩,但是明顯注意力被分散了。我要喝一口水。」坐下來,拿起黑色的水壺喝了幾口。篝火似乎更亮了。沒有人吵鬧。現在所有人都在聽這離奇的故事了。

「那個穿著風衣的英雄這時候用對講機聯繫了我們的空中支援部隊。很快武士們就登上了旋翼飛機。戴著牛仔帽的人說,「在飛過前面那頭龍的頭頂的時候,打開艙門。」機長照做了。那人從巨龍的上方跳下,正好落到了那頭被打瞎了的龍的背上。搏鬥,旋轉,喘息,控制。我們非常緊張地看著那一切,最終英雄成為了馭龍者,讓龍以為自己正在對著地面大肆殺戮,剝奪。可是那頭盲眼的龍所面對的正是它憤怒的同伴: 巨龍的火焰傷到了彼此,它們正準備一次決鬥。」

「龍是那麼好騙的生物嗎?」一個少女不解。老人抬起頭,仰望天空說:「不是的。然而龍體內的火在過載的時候,會讓它們變得獨立而好鬥。這種衝動會強迫它消滅一切敵對的勢力,哪怕是同族。」聲音略有沙啞。閉上眼睛,老人繼續講道。

「那是一次難忘的戰爭。夜晚晴空無雲。可是巨龍噴出的火焰甚至變成了白熾和藍色。龍的鱗甲是從暗紅色到黑色再到暗藍色,晦暗而堅固。電弧閃爍,空氣中瀰漫著難聞的氣味。低吼。牙齒與滾燙的,來自它們皺褶後頸鱗片和巨翼的藍色的血——這些血為巨龍體內的反應堆散熱。我們在旁邊使用激光槍干擾其他龍的眼睛,還算有點成效。所有的龍都開始扭打作一團,空氣瘋狂地波動,可是我們依然聽不到巨龍的翅膀的聲音。我們看不見戴牛仔帽的遊俠,那個駕馭盲龍的人。可是我們隱隱約約感覺到,我們將贏得勝利。」

「可是事實並沒有想象得那麼順利。被駕馭的那頭龍漸漸體力不支,終於從天空墜落下去。我們看不見馭龍者在何處,沒準已經掉下去摔死了,可是那人之所以被載入傳奇,正是因為其強大而游刃有餘的力量。漫遊者在第一條龍墜落之前就已經趁亂跳到另一頭更強壯的龍身上。又是一番死鬥。它們越升越高,一直到看起來在天空中只是一些小點。又一頭龍納入了控制之下。而這頭巨龍的能量壓倒性地強大,很快就將六七頭稍微小一點的巨龍擊落天空。」

「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們巨龍到底有多巨大。」一個有點胖的小夥子說。

「小的四十米長,大的上百米。考慮體型的話,最大的那些就像是會飛的馬門溪龍。墜落下來的聲音像是.....我可以這麼說,像是小型的隕星。」老人閉眼皺眉,想了一會之後如是說。靜默。

「我們現在也不知道,馭龍者到底是如何在幾分鐘內就找到龍的死穴的。那能夠控制著桀驁不馴的生物的,最神秘的弱點,此前沒人知道。但是那個人做到了。天空中還在搏鬥的龍已經所剩無幾。剩餘的那些,拖著被燒灼得通紅的殘破身軀在六千米的高空搏鬥。在那上面一定是震耳欲聾的,可是我們地面部隊光顧著滅火,沒有什麼時間去觀戰。」

「又一頭龍墜落下來,像是天空的影子掉下了一塊。天空中只剩下最後一個影子。它緩慢地變大,變黑,變大,變黑——它正是體魄最強,卻被遊俠所駕馭的那一頭。巨龍發出一聲如同山體崩裂的低吼,然後降落到地面。它雖然已經被制服了,然而眼中青藍色的光芒依然讓人不寒而慄。龍的意志非常強大,實際上就算這個時候它都在盤算如何反攻,但是它無法噴出烈焰了,也無法爆發強大的肌肉力量了——它的肚腹上正插著一把長劍。」

「「那是幾種重金屬合成的劍,實際上沒什麼用處,我用廢棄的舊控制棒做的。啊.....我今晚一定要好好洗個澡,太熱了,這龍身上熱得就像以前的蒸汽機一樣!」騎士從龍背上跳下來走向我們。摘下夜空般深黑色的帽子,脫下近乎透明的風衣,我們才看清楚樣貌:一頭紅色短髮的年輕女子,表情洋洋自得。」

「想不到一位女子居然有征服巨龍的力量。」在一旁收拾碗碟的中年人說道。

「我們也沒想到。」老人沉思了一會,從外套的側兜中摸索著什麼。「我們所有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見聞。她居然從背包中掏出了三瓶啤酒,分給我們兩瓶。她自己熟練地用小刀撬開瓶蓋暢飲。整個世界好像都只有她吞嚥發出的聲音。」老人的手中現在出現了一個啤酒瓶蓋,是沒人見過的品牌和工藝。眾人都湊過去看。

「少女喝完把啤酒瓶收起,搖頭晃腦低趔趄了幾秒而後立住,開口說道——」

「Rosattia Telippani, 我的名字。估計我大概會讓你們印象深刻吧,不過還是忘了我比較好喔。我可不喜歡被打擾。不要隨便亂說我的事情,你們告訴他們都是你們的功勞就可以啦。」

「說完她就轉身誇上龍背,拔出那把重劍,騎著它向南方飛去了。我們再也沒有親眼見到那個少女。」

「不管你們相信不相信,那是我以前親眼所見。如果覺得不真實的話,把它當做一個小故事也好。或者,忘了也行。」老人將雙手抱在胸前,圍繞著篝火踱步。夜空晴朗無雲,數百個星系在夜空中閃耀。山腳下的空氣冷卻到令人舒適的涼爽。

篝火慢慢黯淡下去了。快要燒盡了。沉默了一會 大家開始低聲討論老人講的故事的真實性。

「給篝火添一點燃料。你們早點睡,明天還要趕路呢。」老人背著手轉身走遠了。

「如果再見到Rosattia, 記得代我向她問候。和她說我非常感謝那時候她的幫助。」他停下來,遠遠地對他們大聲說。


「可是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發生的事了.....她相比也變成一個老婦人,閉門不出了吧?」

「哪裡會呢,她是不會衰老也不會死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宇宙的很多角落,有你們想象不到的自由。」

提問者一臉不解。但是老人沒有繼續解釋下去。

「好了好了,我真的要休息了,明天再來找我吧。」

夜幕緩緩地運行,遠處的地平線漸漸於黑夜溶解。只剩草地上細微的沙沙響聲和微弱的篝火噼啪聲。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