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川詩選 :長詩/旅詩:Znth


//


夜川詩選:長詩/旅詩:Znth

//

我聽聞 陸路不通

於是

來到七座燈塔照亮的

海岸線

從藍帆大船的甲板

開始旅程


信風如鼓風機吹入落日

這熔爐便將大海蒸騰

坐看微風

托起深藍色星空

看流星

看乳白色的河流


海上的每一次咀嚼

都必然搖晃不堪

又有什麼必要

饕餮一生 消化不良

下午四點的餐廳裡

我這麼想


像白色的精靈

落入海灘

五對黑色的信天翁迎接洋流

我們面前正是

一片漲滿森林的群島


「這裡的花那麼多」

「比我們的子女都要華貴」

富庶的旅客們步於清香中

驚歎著拾起一捧堆入口袋


沒有牧人

沒有羊群

火山的熔岩沾滿四季

沒有人可玷污

重於黃金的秘密財寶


洋流變向

帆亦堅柔

陌生的星空 第一次升起


狂風暴雨之下

沒有人的熱情可以

喋喋不休

就連 那最巧舌的佞婦

亦不言語

船長臉上的皺紋

似乎又刻進一些斑斕


第二次的陸地是偉大的荒原

從桉樹林立

一路行至寸草不生

沒有人屬於這裡

沒有人稱這裡為家鄉


為了逃離

赤紅泥濘的塵土

所有馬匹載著旅客

疾馳踏入柚木色的港口

塵埃和饑饉

已讓他們習慣沉默


自此天不再亮

極夜來臨

有人說

那些彩旗般的極光

是古時的神明呼吸


寒冷的夜晚

沒有人飲食海風

大家圍在船艙裡

最大的熱爐邊

抓著希望的袖口發顫


駛過冰原

巨大的裂響聲

吹走一切夢境

朝日再次來臨時

沒有人敢面對

雪白刺眼的光芒


而後我看到

水面下那些

晦暗昏沉的

幽靈

自海洋誕生以來

遊蕩在灰燼下的深淵

說不上來

是恐懼 還是欣喜


還有很多 很多

被剝奪了名字的海岸

從我們的視線中溜過

尖叫著逃離

時間的盡頭


直到我們看到了

椰樹 檳榔 與黃金色的沙灘

停靠堅固的棕色碼頭

人群中就爆發出歡呼

新的大陸

或者是 久別故鄉

從稚童到蒼叟 他們

此刻都想攤開自己

熔化在光芒中


我聽聞 陸路不通

我望向 六座燈塔的海灣

我來到 一座都市

它燈火輝煌

//

2018.4.6 金曜日


//

第一次寫長詩, 完全由於靈感.

我自己很喜歡, 雖然語言相當粗糙.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