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elf Identity.


//


從今往後就要開始留學生活了。


到現在這麼想,還真是不可思議——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明明我沒有付出在相應方面的努力。

我從來都不是個積極樂觀的人。經常是膽小怕事,悲觀,嫉妒,完美主義的存在。

就是因為自身完美主義的性格得不到滿足才變成了這樣嗎。

今天早上的時候,我還在和同學熱烈地聊天,到了下午,開始下雨,心情一下子就變差了。

只有心情差的時候才會反省自己嘛。真是愚鈍的傢伙啊。

不。。說是熱烈地聊天,充其量也就是有幾個最健談的人主導話題,我偶爾進去插一嘴而已。

大多數時候,不就是這樣嗎。

早上學長問答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可是我沒敢問出來。

在美國大學,學生們會參加各種社團,各種活動,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結識新的朋友,參加各種party,學習新的東西,仿佛......所有的大學生都是這麼過的。

人們渴望與他人建立聯繫,這點我知道。

但是,可不可以有一種大學的孤獨的生活方式,可以讓自己絕大部分時間都只和自己相處呢?

畢竟——我是討厭和他人相處的人啊。

本來就沒有什麼共同話題,我只是傾聽他人的對話,從中學習到知識而已。本身並沒有真正的“交流的意願”。

所有的人看起來都只把最好的那一面展現給他人,似乎這就是理所當然,而他們也看起來變得無所不能。

或許是我多慮了。

我沒有多慮吧。他們只是放鬆而已。

我對別人說話,每句話都要過一遍大腦,審查一下這些話是否合適,是否條理清晰。

或許我只是不習慣和英語母語的人對話。我的英語表達能力仍然十分欠缺——而我似乎也沒有多少機會,也沒有意願去抓住機會去鍛煉自己的英語水平。

真是的。我究竟爛到了什麼程度啊,在他人的價值面前。

可是其他的中國留學生似乎很快就能融進群體呀。他們的英語水平不一定比我好。


文化問題?可能我在廣義的流行文化上確實接觸面比較少,畢竟整天像個老學究一樣研究并分析東西的人很可能就我一個。

我學不會放鬆交流。交流不能使我感到放鬆。

我放鬆的方式是享受孤獨。

這就是我的性格吧。


這麼胡思亂想,心裡很雜亂。

短時間內突然要學習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在異國他鄉,當然會覺得很亂。

畢竟人家要不然就是已經對美國文化熟悉熟知,已經去生活過一段時間了。

要不然就是本來就屬於美國,或者廣義上,美洲的生活文化。

而我們拘謹可憐的亞洲人不能立刻適應。


對。態度。態度很重要。幾乎是決定性的。

有一個積極的態度,大概就是在大學過得充實的原因。

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這個問題——為什麼我一定要積極?為什麼我一定要過得充實?為什麼我不能白白浪費時光?為什麼。。。。

我很需要一段時間,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完全浪費光陰。拋去所有意義而生活。

可能。。只是我探索的方向不同。我更注重對生活方式本質的思考,對世界的厭惡,喜好,接受,逃避之間的抉擇的思考,而對外在的一切不屑一顧。

不。。我明明是個虛無主義者,連意義都不重要,為什麼要想那麼多。。。

不。。就是因為我是虛無主義者,所以尋求意義之外的可以支撐起自身生活的基本精神動力才重要吧。

我不知道。。我不會主動加入他人的談話。。通常只是傾聽。。。或者是。。。當別人主動找我說話我才能有發言的機會。。。

這可以嗎。甚至坐校車的時候,如果我一開始就選某個座位,最終所有人都會有人坐在旁邊。。只有我一個人是坐在兩個人的座位上。似乎是完美地避開了我。。。

可能我的氣質本身就比較排斥他人吧。

真是可怕。如果仔細觀察這些現象并加以思考的話。很多細節都能找到原因。

有時候甚至不是必然地因果相關的。

當我和他人交流,我不會放棄自己的主見而隨從他人的習慣。他們玩什麼遊戲,我如果不是自己感興趣,我一定不會去玩。

可許多人都會這麼做。

為了融進他人的集體而做出努力在一般人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在我看來卻很不可思議。甚至有一種心理上的抵觸和反感。

畢竟我小時候就是這麼過來的啊。周圍自帶隔離屏障,任誰都不會主動接近。

啊。

這樣到底好嗎。

不,我的答案一定是,這樣也可以。

因為如果有人對我說“你這樣子,應該更開放一些,更容易接受他人的想法,應該更積極一些”,這樣的話,我一定會很生氣的。

啊。真是不懂自己。

繼續走自己的路吧。我會盡可能地收集并記錄自己的感受。不依賴他人的建議和理論,自己探索。

我是孤獨的生活實驗者。煉金術士。我從未忘記我的本職工作。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