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日談// Chapter VI



//


第五章正式中斷,我卻順利地更新了第六章。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


Chapter 06

    雲端。北極圈內。極東。北西伯利亞凍原海岸。盛夏。

    似乎永遠都是落日。太陽永遠掛在天空的邊緣,想要落下卻總是在即將沉默的時候重新浮起,如同漂浮在無形的大海上。極晝。現在這裡沒有夜晚的容身之處。

    天色總是很暗。天際線圍繞著一圈粉紅色,更暗的時候是紫色。太陽在這一邊的時候,月亮很可能就掛在那一邊。這簡直是有如神跡一樣的奇觀。一種…震撼人心的泛神論的神聖體驗。自然在這裡使用了最奇特的調色板配置。

    狂風凜冽。說是刺骨如刀割也不為過。雲層是薄薄的一片霧狀,時而聚合成鱗片集群。山巔。

    這裡既不荒蕪也不蔥鬱。到底該怎麼形容呢。沒錯,地上有多半是綠色,但是近看又只是一些矮小的灌木和地衣這樣的植被,沒有樹。

    Tundra。苔原。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可能永遠也無法描述出來生活在這裡是什麼感受。不——本身就只有很少的人住在這裡。他們過著採集和狩獵的生活——這裡沒有任何的耕作的可能。光照條件極差,溫度也不足以支持穩定的作物生長。

    而現在,查拉圖斯特拉站在山頂上,享受著他的孤獨。

    多美的極晝啊。對於隱修者而言,這是最好不過的世外桃源。身處曠野寒冷的山脈之間,任誰的心胸都會變得寬廣。

    然而查拉圖斯特拉知道,在集市上的那些人,熱愛集群,蠅鬧,七嘴八舌地吵架的那些人是受不了這片土地的厚重的。他們會被巨大的孤零零的感覺所吞沒,興許還會患上抑鬱症。

    至少現在,查拉圖斯特拉可以安穩地享受他的時光。

    和他的蛇——他的智慧,和他的鷹——他的勇氣。

    他有時候會打盹,在耀眼卻不溫暖的白色太陽下。他會夢見超人——金黃的鬃毛的獅子大笑著向他跑來,盡情地玩鬧之後躺在他的身邊。

    還有那些白鴿——它們是不是代表著永恆?

    查拉圖斯特拉從未失去他的期望,雖然他經歷過瘋狂——雨夜和岩漿,口吐黑煙的火犬,鑽進他喉嚨的毒蛇,種種恐怖,種種悲傷。他知道的。

    但是他有偉大的意志,這意志足以征服大地——尤其是他腳下的這篇半荒蕪的大地。

    有時候,半夢半醒之間,查拉圖斯特拉會看見模糊的雲霧之間,陽光從縫隙中投射出一道道光柱,從中降下許多梯子到達那些淡青色的山巒,許多略微佝僂的背影從梯子上走下來,背著筐子。他們在山上砍柴,生起篝火,互相交談并開懷大笑。他們用熾熱的炭火煉鐵,收集草藥,時而憤怒地爭吵,時而大聲哭泣。他們度過許多這樣的日子以後離開,回到云端。

    據說他們是這個世界最古老的住民。他們擁有深邃的眼神,衰老卻仍然身強力壯并充滿智慧。他們熟悉世間的一切痛苦和歡樂,卻最後選擇了這種原始,野性而自然的生活。

    查拉圖斯特拉有時候也想加入他們,可他知道,他不行。他想追求的是超人——超越這一切生活的人。大笑著推開一切生活并毫不猶豫地重新接受生活的人。

    查拉圖斯特拉還在半夢半醒之間。

    我們或許還不能打擾他。



//


這篇文章的開頭寫於出國的航班上,當時我們的飛機正路過西伯利亞的凍土和北極圈。

真是不可思議的體驗,極晝和極夜之地,帶給我的那種震撼。

然而現在,我只是睏得想睡覺。

懶洋洋地在實際上炎熱的太陽下打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