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聊些什麼。


文如其題,真的只是非常隨便地和自己聊天。好久沒找到這樣能和自己說話的自由表達感受的感覺了。

//

偶爾會像這樣,坐在電腦前,打開LOFTER,看一看其他人的動態,然後重新選一篇自己以前的投稿回味一番,大約就能打發一些時間,讓疲憊的內心稍微感覺到恢復。

每天見到的天空似乎都是一樣的。依舊是連綿起伏的阿帕拉契亞山脈,清澈的天空。或許有城堡一般的雲層,Castellanus在天邊矗立著,似乎在大氣層中宣稱它自己的宏偉國度。或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棉花糖積雲,做著根本沒有意義的遊行。

大把大把地消耗時間的自然,真是悠閒呢。我雖然無法想象曾經的人們是如何生活的,是如同霍布斯說的野蠻,暴力的無序自然狀態還是洛克說的富足,美滿的自然權利狀態,但是他們一定比在我們這個社會的每個存在都要悠閒的多。每天都被各種各樣的日程擠滿,人類是不是因此更容易失去自我了呢?

新的電腦到貨了。很開心,如獲至寶。事到如今我應該對這些身外之物不那麼在意了,實際上,它也沒出各種各樣的問題,像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電腦那個時候一樣。 這種情況都可以非常強硬地歸結為心態的寬鬆呢。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小時候背的道德經的內容,有些到現在還記得,或許就是因為心裡淺淺地相信老子先生所說的話,才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吧。

確實很淺。沒有什麼對我而言可以稱得上是堅定的信念。就算是人生信條或者座右銘,我也懶得把它們當真。

世界太複雜了。光是維持自己不要跌下思想平衡木的某一邊,試圖不讓自己將一切偏激地簡單化,就耗費了我大量的注意力和能量——而我甚至無從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不知不覺之中失去了這樣的平衡。

做一個明眼觀察卻不亂下結論的人,真的很難。我似乎有些筋疲力盡了。我......已經累了。有時候真的想重新把思考放下,交給無意識的大眾精神,然後樂呵呵地享受什麼都不用想的感覺,但是,每當我試圖這麼做,都會意識到,自己已經不食人間的思想煙火太久,早已無法習慣隨波逐流和哪種大眾的氣氛了。

然後我就不得不灰頭土臉地清理掉身上的嘔吐物,拍拍身子,繼續前行。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生活看上去閒適,其實充滿了無奈。有時候真的會覺得累而撐不下去,也因此看到某些特定的場景,聽一些音樂,看一些動畫,會莫名其妙地哭起來。

那是因為,想起了自己曾經看到聽到想到過的一切,漫長到幾乎回憶不起細節的黑暗的小路,四處碰壁的思想,用解剖刀來分解自己的思想,抱著傷殘身軀一滴一滴流血在地上卻依然需要趕路的靈魂。

是不是很誇張,矯情,濫觴?但是我自己卻不願意欺騙自己——每次被觸動的時候,都忍不住淚水。

怎麼了,我?

明明應該享受生活呀,孩子。

明明這是最好的時光,去給自己所有的方向增添力量和希望。

耳邊現在恰巧響起了朴樹的《平凡之路》。

“冥冥中,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或許不止一條路,但是現在已經在無法停下的路上了。

路自己便成了意義。如同植物發芽,運載四季一樣不可思議。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