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老輒給我看他的lofter。
其實我也可以說,是我自願去蒞臨他的lofter呢,並不影響故事敘述。所以就這一點而論,作者在此撒謊也不一定對讀者有害。
第一眼看到他的那個小說,6018d。
其實以前看過一次,可是那個時候還無法接受這種文筆,極度破碎而又蒙昧,如夜盡晨霧中昏黃的路燈下的村鎮,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這次看了,卻別有一番新意。原來其中有那麼多有意思的細節。
電光火石的念頭,我想要讀一讀這個小說。
簡直就像看見好看的異性就想和他/她做愛一樣自然。
一開始聲音有些沙啞,不太自然——我這個人平日習慣沉默,嗓子又不好,讀起來長篇的文字都可能很吃力。
慢慢地,語氣開始變得自如了。仿佛蝴蝶的身子伏在大地上被太陽曬暖而奮力振翅起飛的感覺。
是不是有意模仿,或者是有意避開文藝片中那種獨白式的讀法,我試圖讀得盡量流暢而自然,在應該沉思的時候低頭淺吟,小小的停頓。
我把這些讀小說的片段的錄音發給了老輒。
或許老輒會感覺到很羞恥,又憤恨不滿,甚至會有種自己辛辛苦苦養大了的女兒被人強姦了的感受。我心裡竊喜,仿佛是我真的侵犯了他的女兒而又光明正大地被宣判無罪一樣。那一刻感覺自己可以好好做個壞人,雖然....我連壞人都做不好,就和那些平庸的大多數一樣。
所以只能這樣意淫來擴展自己這個本來厭惡的世界,可以稱其為可悲的一種吧。
他聽了以後,感覺我是對他「公開處刑」了一番,他說起以前貼吧的人讀他的詩,那種感覺非常難受。
但是令人驚異的是,他居然沒有讓我停下,反而要求我讀完他目前為止寫的部分。
我非常驚訝,這是一種勇氣,還是一種刻意地試圖去不在意的行為(似乎沒有差別),我並不知道,但是我在讀接下來的部分的時候,我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現在它們多了一層重要的意義——這些文字的重量又增加了。
我似乎在回顧一個人內心世界的過往。
//
這些文字的背後同樣也有水波和漣漪,慢慢生長的藤蔓,其自身就是一座充填藤蔓的花園,不需要土壤就可以自顧自地繁茂起來。
而故事在沒寫完的那段的邊緣戛然而止,略微有些遺憾。
不過我算是相當滿足,正如輒公後來和我解釋的,他想在文字中表達一種似乎什麼都可以做到的廣大的自由感。
一種宏大褪去,殘落的溫暖感,廢墟內的空曠。
確實感受到了,不容易。
一如老輒的內心老情人楊瀾,如餘燼,比午日要柔和,比落日還溫暖。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