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總結

二月中旬因故離開南方,跟著我媽,跟著老和尚,寄住各地寺院。

不知道第二天會前往何方,夜宿何處。不知希望不知疲倦地跟隨前行。煩惱也愁緒滿腹,寂寞也腦袋空空。

經歷過河套平原的荒原寒夜,夜晚棋般緩緩移動的繁星盤,流星,丹霞山的赤岩峭壁,大別山野的茂苒早春,九華山的晨鐘暮鼓人間煙火,寶峰鎮的汩汩不息寂寞川流。陰雨綿綿,瓢潑大雨,烈日炎炎,和風醺煦。行路三千多公里,手上受傷5處。夜晚被凍醒,白日消化不良。精神和身體疲憊不堪。

我以為支離破碎。可是我活得很好。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

要我評價一下這段時間......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倒是多了一點點理想,雖然是渺不可及。

暫且就這樣吧。不再去思考過去和未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