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論:生命的荒誕/生存的困境以及基本問題

生命的荒誕:生存的困境以及基本問題

我們的感知經常欺騙我們,但是只要我們還有感知,我們就知道自己還活著。

我思故我在是當然的,但是我們思索的時候經常向外思考,因而暫時忘了自己。只有我感受,我維持,我欲求,我才知道我活著。

宇宙大爆炸,恆星誕生,星系誕生,恆星死亡。超新星爆發抛出了輕元素,中子星碰撞的過程甩出了大量重核元素,殘骸又構成了新的恆星。恆星的殘骸構成了行星,以及行星上的我們。

我們是宇宙的副產物,星系的副產物,太陽的副產物,地球的副產物,水的副產物——一個恍若隔世的偶然。

我們產生自一些微小的有機分子。氨,水,二氧化碳和甲烷在熾熱的地球上接受燒灼和電擊,生成了這些十分隨機...

不是我的詩//有時

有 時

// 
坐在房間里 
忘了什麼一般地出竅 
 
有時我白 灰 青 藍 
有時我沉默 
有時 我祗是將自己團成一團廢紙 
 
有時我手被繁星燙傷 
有時我突然對著盛開的紫華 
不想坦白 
 
有時我見天上下雪 
有時我混瀾入海 
有時 我喝一杯水 
 
有時我鑿壁得光 
有時我困於 
更多的時候 我將手伸進世界 
不斷地摸索著柔軟的空 
 
有時我...

知更鳥和南洋杉

太陽照在塵土上。

微塵。

一雙藍灰色的運動鞋踏上灰禿禿的土壤,林海的白噪音就那麼一直地持續著,直到落葉被踩碎的聲音打破漫長的噪音寂靜。

聲音:我要打破你們!——

鷹叫了兩聲,除此之外沒什麼人理會她。

山丘到山谷。天空被分裂成鋸齒狀邊緣的圓盤。太陽那麼有去無回地照著,透過霧氣,透過重重哀歎,照射在沒有皺紋的臉龐上。

天啊,這個世界充滿了象徵,我已經厭倦了。

大腦語言區域的荒原堆滿了塑料的導線,那是修辭的長城,是每個知曉並喜愛文學的人都必須要走過的迷宮。我見過許許多多的人迷失在其中,可是沒有一個人直到迷宮的中心端坐著正咀嚼文字骸骨的米諾陶。

愛是謊言,性要回歸於熵。你們所有世界...

///你們都是大文豪


聽著,我是一張紙,A3見方,缺了一角。我不會說話,所以看見這段話純屬你們的臆想。是的,你們在任何媒介上看到這段話,任何一個字,甚至連標點符號都不要去相信。
聽著,我是一把手槍,全自動,丟失了扳機。上面的話可能已經讓你們崩潰了,因為我自設了一個邏輯自我指涉的元語言陷阱。當然這只限你是個機械智人的情況下。我看不見,我聽不見,但是你猜怎麼?我感覺得到自己的存在!我甚至感到金屬味和若有若無的硫火藥味在我的消化系統打轉,啊,兄弟,這滋味美妙無比。如果我願意,我將會十分樂意把你們吊起來,戳瞎雙眼堵住鼻子耳朵割掉舌頭,然後在你肚子裡塞上一堆蒸汽朋克手辦的。這不是妄想,天啊這是真實的感受你能感受得到嗎,我的金屬...

神奇對聯大赛

今天在群裡突發奇想 想要玩對對子....結果就...


01

火烧炉灶煤

金鍍銠鉑銀


好,偏旁一樣的!


02

酒壯慫人膽

煙熏臘肉腸


!不但好, 而且平仄對上了23333 可是"人"為什麼對"肉"哇23333


03

觀世間苦樂交加請問觀世音

飛麵條添個肉丸請找飛麵神
橫批:煮不在乎


喵哇, 喵哇! 兩個字在兩個詞中語用不同也可以對上, 難度相當之大.


04

三更闌珊 橫波四起 半夜流星破空去
一夜濃情 燕雀雙落 ...

「/Material Collected.」

夏日 海岸。
港口,纜繩,花火墓。
青色的風將人們飄動的髮梢染成青色。
垃圾桶與宏大敘事。

「紅領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