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論:生命的荒誕/生存的困境以及基本問題

生命的荒誕:生存的困境以及基本問題

我們的感知經常欺騙我們,但是只要我們還有感知,我們就知道自己還活著。

我思故我在是當然的,但是我們思索的時候經常向外思考,因而暫時忘了自己。只有我感受,我維持,我欲求,我才知道我活著。

宇宙大爆炸,恆星誕生,星系誕生,恆星死亡。超新星爆發抛出了輕元素,中子星碰撞的過程甩出了大量重核元素,殘骸又構成了新的恆星。恆星的殘骸構成了行星,以及行星上的我們。

我們是宇宙的副產物,星系的副產物,太陽的副產物,地球的副產物,水的副產物——一個恍若隔世的偶然。

我們產生自一些微小的有機分子。氨,水,二氧化碳和甲烷在熾熱的地球上接受燒灼和電擊,生成了這些十分隨機...

//雜論 : 死亡/熵/終結

//

眾人皆知, 人生的終結為死亡, 縱然數千萬種死法, 其結果卻是近似統一的------身體與精神的分離, 或者是說, 精神的秩序消散而回歸於環境的高熵狀態. 然而在人活著的時候, 對死亡的不同態度, 卻可以使我們對這種"前死亡現象"展開一些討論.

人類與其他脊椎動物一樣擁有比較複雜的神經系統. 這種神經系統不僅驅使動物趨利避害, 而且還生成了一種有關自我的意志. 這就是說, 雖然不是所有的脊椎動物的神經系統都足以支撐一種完整的自我意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