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川詩選:Tokr

tokr

//

二十年前

我第一次自殺失敗

臍帶繞頸三圈

卻還是被剖了出來

留下創傷的不僅是母親

還有我

母難日

是否也是「我難日」呢。

/

二十歲的時候

我的朋友們在天南海北

在高等學府中自己生活

為名利 為前程 為生存的苟且

為了友伴相聚的熱鬧哄哄

就是沒見到哪怕一個人

求知如好色

求理性若渴

/

二十歲

我的朋友們和我一樣

整天持著手機

盯著社交媒體和遊戲打發時間

他們已習慣了這聒噪的沉默

已迷失在話語和真理的洪流

/

二十歲

扔掉了十歲時的理想希望

親手焚毀那些宏遠的志願

灑在滿是垃圾的水泥地上

世界...

//夜川詩選 :長詩/旅詩:Znth


//


夜川詩選:長詩/旅詩:Znth

//

我聽聞 陸路不通

於是

來到七座燈塔照亮的

海岸線

從藍帆大船的甲板

開始旅程


信風如鼓風機吹入落日

這熔爐便將大海蒸騰

坐看微風

托起深藍色星空

看流星

看乳白色的河流


海上的每一次咀嚼

都必然搖晃不堪

又有什麼必要

饕餮一生 消化不良

下午四點的餐廳裡

我這麼想


像白色的精靈

落入海灘

五對黑色的信天翁迎接洋流

我們面前正是

一片漲滿森林的群島


「這裡的花那麼多」

「比我們的子女都要華貴」

富庶的旅客們步於清香中

驚歎著拾起一捧堆入口袋


沒有牧...

//夜川詩選:Slgm

Slgm

//

躺在晚星的血泊

翻轉的天穹

一些遠遠的石柱

推翻過去的時光


手拉手

挽起灰塵密佈的夜空

正要到英雄的家鄉

享用黃金


解下披風

神秘的天穹下

神秘而苦難的表情

現在正是

與群星宴飲之時


我所有的糾纏

以及徒勞不息

在此熔鑄回

那把插在岩石中

橙紅色的利劍

//

2018.3.13 火曜日


//夜川詩選:Cwkl

Cwkl
//
柳樹低著 頭
柳樹低著頭 不說話
蹲在山包的一角 吞吐玻璃球

可是 我卻無法言語
拔出舌頭的一瞬間
刺痛從喉嚨燒到脊髓

不會水
淹沒在無所事事的海洋中
沉浮
無法安息
看到星空永遠只能認出
獵戶星座

好痛啊
打碎肋骨
才發現根本取不出黃金
暗中摸索全身
發現自己是一塊廢銅

算了
我趴在柳樹靜默的山頭
用自己的皮膚 疊紙飛機玩

高燒 發炎 腐爛的眼球
躺在手術台上 都成了妄想
可是 我也曾經 美好
大概
//
2018.2.23 金曜日

//夜川詩選:Mwlt

Mwlt
//
它就在我背上
落雪般降下了
什麼都不剩的這股悲傷
絞死沉睡的青藍河流
順著電話 能傳達的思念
早已無處尋覓
帶著墨鏡的妳 看見的夜晚
為什麼 不是黑色的呢
妳哭泣出的一碗淚水
傾倒在橡木桌上
橙香瀰漫  憂鬱而甜美
醉倒一城的人

沒人的時候
順著冷空氣
靜靜爬上梯子
點滅銀河
夜晚所有燈光
一下子 都褪色了

這夜 我不想見
這夜 我已入眠
萬物騷慮
我獨安然

躺在
平坦若少女小腹的大地上
竊喜而笑
希望這一切 漫長後終於
最好
//
2017.1.4 木曜日

//夜川詩選:Frwt

Frwt
//
青岩黒苔 滴月為珠
滿潮而鳴 風肆不息
降塵結霜 瀧落雲潭
淵谷沈響 白露瀰江
//
2017.12.30 土曜日

//夜川詩選: Kgqw

Kgqw

//

秋天一來

爬山虎的血

就流到白墻上

用自身的衰亡

結作山水畫一幅

那血 帶點洋紅

不自然地亮著

雖然如此 夕日過後

也不會點亮群星


元寶楓和銀杏則從綠

頹至金黃

斜陽照來 價值連城的光芒

雖然

落下時 人們會發現它

其實是黃鐵礦


還有些拒絕落葉的

在寒風中也蔫下去了

丟盔卸甲的樣子

著實令人不忍嘲笑


每當這個季節

大地鋪滿原色的枯墨

我便想起身逃離

向南方去

//

2017.11.5 日曜日


//夜川詩選: Gwln

Gwln

//

日光傾下來

我轉身 用脊背上的

逆刺

面對天空


夜幕罩著

我睜開眼 抬頭

仰望滿天

疲倦的恆星

//

2017.10.21 土曜日


//夜川詩選: Wnfp

Wnfp

//

午後雨晴 太陽

從天空中濕漉漉地重新

點燃時 我站在路旁

身上也是濕漉漉的 


我在想 是不是

一朵雲正住在我的身體裡

輕軟軟 隨意 懸浮

//

2017.08.13 日曜日


//夜川詩選:Nfhp

Nfhp

//

夏日 最好不過

晚風 棧道 海風侵蝕關節的響聲

燈火星星點點 泛落潮汐

汗流在沙灘上 就不會結成鹽

雲台 雲城 陽光在雲的樂園穿行

沉沒時 天底下 一切微醺


要是告訴藤壺

它們的鄰居 螃蟹 有多靈敏

這些固守自宅的生物一定會

大吃一驚

而後吐出一點海水 不再理會世界


城市綿延的光流

沿著大橋蜿蜒曲折

巨輪黑色堅實的輪廓

嵌入柔軟的海平線


在螢火閃爍的港口

一切都不那麼明晰時...

//夜川詩選:Ygsv

Ygsv

//

深空夜晚 螢火微浮

一潭靜水 倒映滿天繁星

濃墨一滴 投進暗影

如鹽入水 無蹤


說不清的深夜

說不清人性那些

躲藏在影子中的 晦澀

如角落中遺忘發霉的爛櫻桃

暗紅的唇 也不再有人過問


林上俯瞰 晚風正舒

一盞 層層疊疊的城市

冷白暖黃 織流不息

燈火明滅剎那 暗海浮游


閉目塞耳 飄飄然 欲暢行遠川空瀾

醒來 夢一場 惘然若失 樂土無痕

起身 ...

//夜川詩選:Nfjl

Nfjl
//
舊時
我們偏愛熒光燈
藉此將破舊的時光
發黃的老墻
漂成寂靜全新的死白

今日
我們偏愛白熾般的LED
在潔白而失去年代的房間
投射古老的金黃
似乎那樣就能
追回那些舊時光
//
2017.05.25 木曜日

//夜川詩選:Mdjf

Mdjf

//

迷迷糊糊

懶懶散散

數十個日月沒有影子

我閉上一雙眼睛

不小心睡過春天


塵土在發光

那是魔法嗎?

熱風穿過身軀

撕扯出一條軟塌塌粉色銀河


紫丁香 白丁香

從虬黑的樹幹 順著葉尖爬出來

爭先恐後向我呼喊乘蔭

我一聞 便醉了

//

2017.05.01 月曜日


//夜川詩選:Zyok

Zyok

//

雪白的潔白的慘白的

我是一塊冰 無瑕

我是

我是一團白焰

燒穿自己 熔出一個洞


松森落雪

風嵐狂嘯

沒有多餘的白色可以落腳


我癡迷電波起伏的山脈

吸入 耗費解離 數千條雲霞

焊接成一滴水 冰冷


撒向岩谷就是一條融川

從春夜流淌向秋夜

瞬而折斷大地

堅實的背脊

//

2017.4.13 木曜日


//夜川詩選:Mfos & Elfk

Mfos

//

偶得一閒

住在原木磚石之間

空空蕩蕩的房間裡


到了炊時

自覺作飲食男女

若無事 不甚言語

獨自生長在山路邊

做一枝野花

夜時漸睏

回房暖床

闔眼入眠


半夜偶起

見小星於夜

如蜘蛛在天空的墻角織網


茫茫然時

流星過了

不小心被眼角捉到

就結一支願望在尾

隨夢放飛

//

2017.3.18 土曜日


Elfk

//

從後背撕開白鴿

漫長的羽翼

思想閃亮 生活無聊得發光

地下紅色煙城 落日溶解

時常於如鯁在咽時

醒來...


//夜川詩選:Zfnw

Zfnw

//

白色的雨看不清

一個灌滿雨水的世界

一瓶子不滿,半瓶子

沙沙作響


立春到來

多出幾片新葉的小葉榕

正好滴一滴水在清秀的鼻樑

也沒什麼稀奇


想這麼遊蕩著 遊蕩著 遊蕩著

從晨風吹

到晚風

我能做一片葉子

落在溫軟的土壤

我能踡進一朵花瓣

睡一夜好夢

//

2017.2.5 日曜日


//夜川詩選: Nrbs


.

Nrbs

//

手腳架工人

迎著風 把熔融的一小塊星空

傾入銅釜

深夜流香 浮渣碳火

一顆新的星伴隨著其跳動的心臟

即將升起

自此那些仰望者 勞苦人 身上

心酸的 心甜的 汗水侵襲的 愛情

又會多一塊石碑般的奇跡


每鑄成一顆星

窩在溪路城的我

透過玻璃窗 暖風和雨林

把自己想象成一枚硬幣

使言語如玫瑰般沉沒 徑自

流放在天空

以牧人自居 駕駛著支離破碎的月光

隱沒在雨層雲的彼岸

//

2016.12.30 金曜日


//夜川詩選:Vafl


//


Vafl

//

浮游,浮游

小提燈上

做夢躺著 吹泡泡

吹出來 一萬種藍色

折射出天空

剝落在火紅落葉的秋風裡

現在 我們叫它

生活


泡沫浮上大氣層

慢慢凍成堅冷的雪

落下來,所形成的白色大地

我們如是稱作

真實


慢慢地,慢慢地

時間都被那株參天大樹

作為營養 一點點吸走了

開出的花朵

我們把它叫做

失落


等待

小風鈴 木風笛

一點點灑落的音符  就可以

重新將我那些朋友們,從

混沌蒼茫的草原上喚醒

他們的眼睛裡,...

//夜川詩選:Nekf

//

Nekf


冷風吹拂著衣衫

站在吊橋上

兩端通往

虛無 的橋


不知為何;路邊的行人慢慢走遠

臨走時帶走了我的影子

剩下傷口參差不齊地畫在身體邊緣

慢慢滲出紅色的海洋


我漸漸模糊了世界

橋也被流水衝垮

燈滅剎那

眼看著遠方隨著波瀾

被風吹散


我用雙眼

將瀝青塗滿黑夜

晦青色的大廳裡

有一群小小的靈魂

會撲著翅膀降臨


「給我光吧」

「用你喙中那支火種」

「點燃我吧」

我如是雙手合十,

不知所措地低語著。


燃起了!黑夜!

看;與我的身體一同燃燒

那些小小的魂也開始唱起歌謠


我不禁感歎,這該有 ...

//夜川詩選: Ndpw & Keof


//


Ndpw


乳雲穿過梅林

雨滴奏響風鈴

秋季:一首已經

嘶啞到能聽見海聲的歌


順著洋流

溫暖的潮濕的

破銅爛鐵的氣息

從港口飄向南方

偶而路過街邊

某位女子的身體

也忍不住欣賞和嫉妒一下

裙底的風采


臨街拍賣會的春天

也有著比殘秋熱騰騰的太陽

更清脆動聽的歌聲

伴隨著每一團腳步圍著篝火躍動

放緩心跳

慢慢停歇在這裡


四季的終點已經在身後;

它也還在前方


我依然不知道

大陸彼端我的另一架肉體

有多美


2016.10.26 水曜日...


【夜川詩選】「Kafn」

//


Kafn

讓我留下吧

留在絳紅色瑩瑩燃燒的火爐邊

太陽的家里 總是開滿鮮花


我那被雨浸濕的雙翼

在飛過漫長的雷電、暴風和狂嵐之後

累了 終於 把自己

折斷

孤獨得像一粒

恍惚間 失去陽光的雨滴


找個地方 讓我留下

我要好好擦去自己的傷痕 和血跡

輕輕地 用土埋葬它們

然後慢慢曬乾自己 讓自己變得充盈

如火騰騰 如大樹參天

我本該如此。


讓我留下 有溫暖臂彎的地方

作為一個小孩子 留下

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