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日談// Chapter IX


//

Chapter 09

那時,Krena和Frodäk兩個人在一起,駕著車,似乎哪裡都能去,無所不達的感覺充斥著他們的頭顱,燃成一團顫動而白熱的火球,是的,在時間終末的這顆星球上,沒有什麼比得上他們那自傲的情感那樣橫突猛進,而他們也並不擔心時間的磨蝕。他們從海岸的orinos vesia出發,向西行駛,穿越了無數國度,從宏偉的內陸冰川到遍佈綠洲的乾熱草原,幾乎繞了這個星球半圈。如果他們願意,他們隨時可以離開這裡,向其他的星球遠行。

「我們要去哪裡?」

「Tísylende, 森林邊界,一直想帶妳去看的地方。」


陽光穿梭在森林中,被枝葉撕碎成細...

//夢日談// Chapter VIII

//

Chapter 08

每天晚上,Rosattia都會祈求死亡在睡夢中降臨。

而更多的時候,她只是一個人坐在床前,用書架式音箱聽著一些搖滾樂,感覺到這個身體在被吞噬,被燃燒,被溶解。

半規管平衡系統在搖晃,整個世界都在隨其搖擺,意識有些模糊,但是依然維持著鮮明的色彩。

為什麼我在這裡?

漆黑的城堡,狐灣半島,赤道附近,熱帶森林。第6407號類地行星。今晚是千萬年一遇的彗星暴雨。

數千年數萬年的巨大的長週期彗星,90%屬於該行星系的彗星都會在這一夜靠近這顆行星附近的空間。巨大的引力甚至會使得其中的一些碰撞,軌道改變。

不就是一些冰塊和氣體的混合物嘛,Rosattia心想。...

//夢日談// Chapter VII, Part II

//


Chapter 07, Part II


  “世界不是什麼神明創造的。世界是無窮的混沌。所謂神明的意志,其實只是人類的共同意識而已。”

  “第一個真正的人或許是亞當,或許也不是。那時候我只是個普通的年輕女子。亞當在森林和草原的邊界生活。他的體內宿著自然的意志,和那些其他的動物一樣,受原始的慾望和叢林法則支配。愚昧無知,自我滿足,卻也比較快活。”

  “我不知道亞當為什麼有想與我成為夫妻的想法。後人把它解釋成神明的意志其實是我暗示那些信徒們的託辭。簡而言之,那個傢伙只是想和我做愛,繁衍後代,維持穩...

//夢日談// Chapter VII, Part I

//


Chapter 07, Part I

//

   一個青年漫步在智利南部的海灘上。他是旅行家,他似乎迷路了。

   倒不是迷路,他認得路,他也有GPS。但是無論如何,他發現在天黑之前趕到附近的城鎮或者村落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下午5時,太陽已經很低了。除了默默拍打岩岸的海聲,這裡萬籟俱寂。盛夏,山上郁郁蔥蔥。從小他就非常喜歡這種孤獨的享受,這也是他選擇去當旅行家的原因。

   忽然間,他發現在一座高聳的岩山下面,有一幢黑色的別墅,不知道是什麼樣的...

//夢日談// Chapter VI

//


第五章正式中斷,我卻順利地更新了第六章。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


Chapter 06

    雲端。北極圈內。極東。北西伯利亞凍原海岸。盛夏。

    似乎永遠都是落日。太陽永遠掛在天空的邊緣,想要落下卻總是在即將沉默的時候重新浮起,如同漂浮在無形的大海上。極晝。現在這裡沒有夜晚的容身之處。

    天色總是很暗。天際線圍繞著一圈粉紅色,更暗的時候是紫色。太陽在這一邊的時候,月亮很可能就掛在那一邊。這簡直是有如神跡一樣的奇觀。...

//夢日談// Chapter IV

//

Chapter 04

“這是什麼?”男孩指著原木桌上攤開的莎草紙捲軸問。

“這是神明大人。你相信嗎?神明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我們感受不到而已。”父親輕語道。

古老的莎草紙上是如胎兒般踡縮在白色背景中心的淡藍色身影。表情安詳的神明大人正在沉睡。

“給你講個故事吧Ryle。你一定會喜歡的。”Collin Mullen抬起眼睛,開始講述這古老而神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候還沒有時間。你知道吧,時間意味著變化。沒有時間,一切都不曾改變。

直到那位神明大人隨著時間一起出生了。當他睜開眼的時候,他第一次觀察到了變化,一切的時針就此開始轉動。神明大人是奇妙的——沒有任何存在創造...

//夢日談// Chapter III

//

Chapter 03

Kamryn Erikksen從噩夢中驚醒,臉上有幾滴汗珠。

然而噩夢並未結束,她從噩夢中醒來,發現醒來還是噩夢。

她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了。目視前方,只是一片灰色的陰影。失去了視力的她,只能在這片灰暗中胡亂摸索,然而她除了清楚自己是躺在水泥地上,雙手和雙腿都被不明材質的鏈子鎖住之外,並不能感覺到任何其他的信息。

她被從四面八方湧來的恐懼淹沒。似乎有一種蝕骨的疼痛從軀幹上傳來。某些人抓住了這個擁有超能力的少女,在她身上做了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這未免太不現實了一點。更可能的是,她的某個器官,一個腎臟或者是肝臟已經被切除并賣掉,或者腹腔里藏了一些毒品,等待著運...

//夢日談// Chapter II

//

Chapter 02

Litz Garnard正在躲避一個巨大的橘子。這個巨大的接近腐爛的水果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他滾來。橘子上有35%佈滿了霉菌。青霉的子實體似乎在發出響尾蛇一般的響聲。他跳過一塊小石子。不,那塊石子大約是他身高的一半。

沒錯,Litz被縮小至2cm的身高了。這確實是一個特別尷尬的事情,但是也是身為天生的冒險家的他所期待的事件之一。他保持這樣的尺寸生活已經有接近3個月了,但他仍然不是很習慣這個微縮的身體:即使有很多方便,比如說吃別人的一點剩飯就能吃飽,渴了的時候喝一滴水就夠了,而且永遠不需要擔心住在哪裡,但是這些好處並不能完全抵消不能乘坐和駕駛任何交通工具,...

//夢日談// Chapter I

【注:這是一篇實驗性質的文字。在寫作之前,我根本不去預設任何可能的文風,劇情,人物設定。一切在我動筆之前的一瞬間都是不確定的。我想做的事,看看它到底會成為無意義,還是某種其他的東西。】


//夢日談

Chapter 01

夜晚漆黑。一輪明亮的點綴著草莓的香草冰激凌掛在天上。

坐在窗台,吹著襲來的薰衣草香氣,黑衣白髮的少年。

“說起來,你果然相信白日夢吧。那樣子的世界,你是不是發自內心地喜歡?”少年問。

瞳孔里似乎放射出金屬針,繡球花和柔美的月光的這個人,名字是Kellek Azkimond.

啊。我當然喜歡白日夢。可以說我就活在白日夢中吧。如果只是身體和意識都浸泡在灰暗而生鏽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