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日談// Chapter IX


//

Chapter 09

那時,Krena和Frodäk兩個人在一起,駕著車,似乎哪裡都能去,無所不達的感覺充斥著他們的頭顱,燃成一團顫動而白熱的火球,是的,在時間終末的這顆星球上,沒有什麼比得上他們那自傲的情感那樣橫突猛進,而他們也並不擔心時間的磨蝕。他們從海岸的orinos vesia出發,向西行駛,穿越了無數國度,從宏偉的內陸冰川到遍佈綠洲的乾熱草原,幾乎繞了這個星球半圈。如果他們願意,他們隨時可以離開這裡,向其他的星球遠行。

「我們要去哪裡?」

「Tísylende, 森林邊界,一直想帶妳去看的地方。」


陽光穿梭在森林中,被枝葉撕碎成細密的碎片,追著他們的車一路穿行。蟬鳴和鷹嘯,萬種響聲交替發聲的空氣陰涼又潮濕。車里播放清涼的獨立搖滾曲目,二人因此都隨著節奏搖擺著。駕駛的Frodäk用手指在方向舵上敲打節奏,Krena也一遍哼著曲調,手指放在膝蓋上來回打擊著。

「Gimme a high five when the stars flow across your fingers♪」

「Thrive this planet, there's nothing and everything a gift for you♪」

漫長的林間公路蜿蜒曲折,看不到盡頭的跡象。


「Frodäk,之前的瀑布......」

「很壯觀啊。」

「是,總有一種地殼裂了縫,從中滲出深藍色膠狀血液的感覺...」

「妳的想法,一如既往奇特呢...」

「之前去北方的荒原,看到的,那個。星系懸臂。好美。」

「是Laka Esnu的草原吧。說過了不會讓妳失望的。那個地方正好可以看得見Kive Furtastess延伸的七條懸臂。只要一副雙筒望遠鏡,就一定會不虛此行。」

「當然,不過也沒有一定的事情,諸如天氣不好的時候~」

車窗降下了一點點,帶著森林濕氣的涼風湧入車內。一時間二人都沉默,風聲,音樂聲,依舊細碎的日光。

「你對寬廣 這樣的概念怎麼想。」Frodäk先開口。

「寬廣呀。世界的無限,時間的無限,那只是幻覺。沒有實際存在的無限大。而我們是確實地渺小,渺小到任何偉大的成就都不會有長遠的益處和價值。」

「聽起來有點消極呢。」

「那才是人生的常態嘛。」Krena打了個響指,臉上並沒有不快,卻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沉鬱,不知是旅途的勞累還是別的什麼情緒影響。

...

「看!就是那裡。」Frodäk指向前方,森林的遠邊,天際線處,幾個黑色的輪廓尖銳的物體直刺天空。雖然略有雲霧繚繞,但仍然看得出,那是一群巨大而高聳入雲的建築物。

「Wooooa~」Krena看得入了迷,淡紫色的雙眼試圖捕捉天邊遙遠的輪廓,眼神仿佛鋸齒豹追蹤獵物時的樣子。

「很快就要到了,不急。」

雖然這麼說,但是Frodäk本人也在期待著。這個地方他也是第一次來。


車停在鋪滿大大小小石子的空地上。

森林邊緣的平坦空地。青郁的草叢點綴著地面,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

下車。車門關閉的響聲。鞋子踩在石子上,發出一串清脆的碰撞聲。

二人抬頭仰望,沉默不語。——現在這景色已經近在眼前。

那似乎並不是單純的建築物,漆黑而粗糙的表面零星地黏附著一些常青藤,如尖塔般矗立的龐大外形,三十多個個形狀不一的塔狀物體在大地上呈圓環狀排列。圓環的直徑......足有700m寬。而那些塔的高度,從500m到約2.5km不等。

「這是.....」Krena瞇起眼睛。

「進去看看吧。」Frodäk說,拉著Krena的手向那些黑色的建築走去。

手觸到黑色建築粗糙的表面,Krena更迷惑了。那是一種很硬,表面卻有些彈性的材質,可是卻沒有石材或金屬的冰冷,而是滲透著暖意。上面覆蓋有一片一片的碎絨青蘚。曲折的淺棕色裂縫有如衝積平原的河流一樣細密地佈滿整個建築表面。

「古代的....文明遺跡?有點像以前見過的Denikul巨石陣,只是要大很多倍。」Krena問,頭稍微向左傾。

「不是。但是如果我直接和你解釋的話,妳多半不會相信,所以帶你去徹底看一遍,妳就知道了。」Frodäk胸有成竹的語氣。


他們從兩個塔狀物中間的空隙穿過,向建築陣列的中心去。

黑色塔的圓環陣列的內部,居然還有一些更矮的塔,按照直徑更小的圓環陣列排布。只是這些塔的顏色並沒有外層的那些碳黑,而是顯出一種棕黑色。雖然要矮一點,但是每座尖塔的高度也至少有200m左右。

地上除了石子,還分佈著大小不一的黑色碎片。遠看並不矚目,而當他們走近了看,卻發現這碎片和那些塔身是同樣的材質組成的。比平常的石頭要輕,而硬度和韌性十分驚人。

「這是.....破壞的痕跡?」Krena撫摸著建築古老而粗糙的表面問。

「某種意義上是的。不過並不是人為破壞的。應該是自然的剝蝕。」Frodäk微笑。

「哇......」Krena心中暗暗思索,究竟怎樣的災難可以破壞這如此堅固的建築。


更不可思議的是,兩圈圓環陣列中竟然還有數層同樣的建築物陣列,而每一層都比外一層要矮一些,顏色也要更淺一些。它們無一例外都是相同的材質,只是構成年代不同。

「究竟是什麼啊....如此鬼斧神工。」

「到了目的地我再給妳講。」

「有你這麼吊胃口的嘛。」Krena皺眉。

「我的錯。不過,我們快到了。」Frodäk的語氣不慌不忙。

腳步穿過草叢時發出細碎的摩擦聲。晚蟲開始鳴響。清風不再那麼潮濕。無以名狀的花香襲來。

穿越一層層緊密排列的黑色建築的同心圓陣列,終於二人快到了這個謎團的中心。

從這裡看向四周,淡青色的天空被塔尖銳利的輪廓撕扯成鋸齒狀,而那些霧氣似乎也在圍繞這些同心圓緩緩轉動。現在是下午,偏斜的太陽為這些遠古的造物投下了長長的,日晷般的影子。


同心圓環的中心,是一顆70m高的巨樹。

方圓一千米之內,這是唯一的一棵。

它的樹根盤結交錯,嵌滿根瘤的膨大體突出地表,遠比樹幹本身還要粗壯。

茂盛得不真實的枝葉,葉尖是深綠色。鋸齒狀的葉緣卻意外顯得柔和。樹上開滿七瓣的藍色花朵,從那裡傳出陣陣芳香。這棵樹看起來生機勃勃,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了。

「就是這個嗎。百年古樹……」Krena的語氣稍微有點失望。

「事情遠沒有妳想象得那麼簡單。」

「也是……這棵樹和遺跡到底有什麼關係…」Krena在思索。

「它們,是同一種東西。」Frodäk笑道。

「什麼……」Krena拉長了語調,但是眼睛分明在訴說遇到難以解釋事物的時候的好奇。

「Tisyl。這顆星球上曾經最大的植物之一。不是一棵百年古樹,而是渡過了百萬年的歲月。」

「世界樹,像傳說中的Yggdrasil一樣。」Krena露出了驚奇的表情。

「沒錯。沒人知道它是如何生長到今日的,因為早在人類到達這顆行星的時候它就已經存在了。在數百萬年的時光中,它曾經長到直徑700m,高10km的龐大尺寸。化石顯示,當時甚至有僅居住在樹上的高空特化物種。但是由於某種我們並未知曉的原因,它倒塌而崩毀了。你所看到的外圈那些黑色的尖狀體,就是它極盛時期那巨大的空心樹幹的殘餘。」

「也就是說……這棵樹後來又重新生長到很大的尺寸。經歷了無數生長并被摧毀的輪迴,直至今日。那些同心圓的陣列……全都是…」

「是的。全都是它過去的樹幹。一棵樹長到如此大的尺寸,它的中心便開始降解,只留外層的一圈支撐的木質部。而最後所剩下的,便是每次輪迴中,樹幹底端最堅固的殘餘。漫長的時光中,它薄弱的地方早已剝蝕分解,剩餘最堅硬的部分就是如今的黑色塔狀物。而數百萬年留下的巨大根系深入地表直到岩石的最底層,甚至可以吸收地下含水層的水,因此每次地表的部分毀滅,它都能快速重新生長。」Frodäk的眼神充滿崇敬。

「真是了不起啊…它現在還活著,并一直試圖不斷重建……難以想象的故事。我們有多渺小啊。」

「Cōgitāmus ergo nōn sapiens.」

「什麼意思?」

「我思,故我愚。」Frodäk說。

「你又在玩笛卡爾的梗了。」Krena笑了。

兩個人坐在樹根上看落日。偶爾有枯葉落下,正好落到他們的頭頂上,也並不在意。

「這棵樹以後也會繼續這樣嗎。」

「我也說不準。或許吧。這裡的人們非常尊敬它,甚至沒有為它開闢一個旅遊景區。只有考古學家偶爾來搜集一些化石什麼的。」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太陽落山,星群升起,世界重歸寂靜。除了帶著花香的風輕柔地浮動。他們已經經歷過無數這樣的夜晚,這一夜尤為值得紀念。

「下一個目標在哪裡呢。」

「嗯…湖區。Widsert山脈那裡有很多湖,非常好看的。」

「……」

「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不想在這裡看星星嘛。」

「已經很璀璨了……我已經非常滿足了。」

「好吧。」

從樹下出發。他們驚動了許多夜光蟲,受驚的飛蟲們聚成群飛到樹上,形成一道青藍色的光流。重新穿越那些沉默的黑色輪廓,他們回到車上休息。

車座展開,變成柔軟的床。Frodäk正要關燈蓋上被子。

「謝謝你帶我來這裡。祝好夢。」Krena說,白日的陰鬱似乎少了許多。

「妳也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