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的夢

做了個夢 古舊而壓抑
被動參加古舊火車站兩邊的補習班 似乎隸屬於一個學校
漆黑的雨 漏水的 極度的 黑暗 頂棚已經完全被腐蝕掉只剩下鋼鐵框架的廠房 冰冷 絕望 陰慘 無人會來
開燈 看見諸位老師 帶著黑框眼鏡的老師 看起來溫柔的女老師  門 巨大而刺眼的射燈 陰暗的雷雨夜晚植物玻璃棚實驗室 旁邊是巨大的科普橫幅 關於世界大氣循環和各種全球變暖數據 老師問我我不會的問題 嘲笑了不會回答的我 並對我喋喋不休 我是她的英雄 是拯救她的 我卻沒有來 她那樣溫柔而諷刺地說出這句話 我完全不敢相信 這本來應該是一個科學家老師 知識淵博 她卻限於這種惡毒的感性 我的悔恨和疑惑 進入課堂,同樣昏暗並且放著幻燈片的教室 老師叫我上去回答問題 試圖解決多邊形對角線問題 卻被四年級的孩子嘲笑 我只能自嘲我自己太久不接觸這些腦子生鏽了 我很生氣但是說不出來。
我痛恨自己 我醒來
世界變得更混亂 我向母親解釋我的夢 可她卻說沒關係 說那個老師很好 是你愚蠢 而且你居然惹怒了老師 這很不應該 而你對她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他人嘲笑了我 我知道這惡心的對話 試圖尋找安慰的時候卻再一次被嘲笑 我很難過 轉身回到世界地圖那裡 奧爾美克文明和周圍的土地聯合起來去宣稱其周圍的土地屬於自己 一條海岸線上拓展文明 自古以來文明都是創造它自己的法律然後擴張
我醒了 什麼都沒有 什麼 都沒有

评论
热度(2)